昆山员工被集体羞辱:底层互害,是最丑陋的人性
[标签:标题]收录于话题 英亚网 点击桌子的生活观关注我一张聚焦于生活里的智慧、温暖的桌子

这两天,一件让人愤怒的事持续霸屏热搜。

江苏昆山的世硕电子(昆山)有限公司几名工作人员在给新员工发证件时,一边喊名字,一边随手将员工的证件扔在地上。

被念到名字的员工,只能趴在地上,从满地证件中找到自己的,再捡起来。

要不是在场的一名员工将这一幕拍了下来,我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一家现代化的企业里。

员工是来工作的,不是来当奴隶的,为什么在来你们公司工作的时候,就要受到这样的侮辱?

无论做的是什么工种,都是拥有平等人格的人,大家都是同事,为什么要这样被你肆意践踏尊严?

事件在网上发酵后,世硕电子回应称,该画面属实,但原因是“招工旺季场地受限,现场管理不到位”导致的,涉事的相关人员已经率团队向员工致歉。

但如此牵强又敷衍的解释,显然难以令人信服。

从视频中看,发证件时的场地很宽阔,“受限”一说不知从何而来,并且,回应中丝毫没有提到对扔证件几个人的处理。

这份回应不仅没有平息网友的愤怒,反而让怒火更盛了。

整个事件中,最让大家愤怒的,不是这个企业的回应,而是那几个作威作福、侮辱同事的工作人员。

他们并非什么高层管理人员,甚至身上没有什么头衔,也是基层人员,只是资历久一点,可是,在手头有了那么一点小权力后,就拿着鸡毛当令箭,在自己同事面前耀武扬威。

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储殷愤怒地抨击到:

“这中国的底层啊,往往有一点权力以后,迫害底层比谁都狠,这个看车的收拾送外卖的,物业的欺负做保洁的,有一点权力的底层,对比自己地位还低的底层,那是下了死手的欺负。”

其实,像这样的底层戕害,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,明明都是打工的,但他们侮辱和迫害自己的同类起来,比别人更狠。

比如某软件公司外包的员工,在给经理送伞送慢了之后,在群里被点名道姓地辱骂,言语极其难听。

比如某企业的员工只是业绩没有完成,和同事跪在地上互扇耳光;

再比如某银行员工在聚餐时,因为拒绝喝酒被一个部门主管辱骂并扇耳光,他选择离开,而他的几个同事竟然跟着辱骂到电梯口……

这些老员工们,也许他们在当初新入职的时候,也曾遭受过侮辱、不公,而当“媳妇熬成婆”之后,他们便变本加厉地把那些伤害,加到更弱小的人身上。

一是向自己的上级谄媚,二是发泄自己身上的不满,给同事一个下马威,仿佛这样就能在他们展示自己的优越感。

殊不知,如此小人行径,只会更加反衬出他们的虚弱和无能。

勇者愤怒,抽刀向更强者;怯者愤怒,抽刀向更弱者。

底层之间的互踩互害,只会让阶层更加固化,永远走不出不断轮回的怪圈。

社会学家孙立平先生曾经提出过一个概念:底层沦陷。

简而言之就是,如果你身处底层,就很容易陷入一种互害模式中,大家你踩我我踩你,由于我们把大量的精力用来伤害对方,没有精力去提升,谁都没有办法逃离,最后集体陷入一种沦陷之中。

而这样的场景和冲突,经常在落后、愚昧、不发达的地方发生。

我从小的经历,让我对这个观点感同身受。

记得我小的时候,每年夏天必须早上凌晨4点多起床,主要是和大人一起给家里的农田秧苗灌溉水。

当时用得最多的就是类似下面这样的工具,搞完一上午,真的超级辛苦。

然而最重要的不是把水引到农田,而是要防止你辛辛苦苦搞来的水,是不是被别人家给偷走了。

我印象最深的是,有一次,我回去吃饭去了,没有守着,田里的水就被别人放得一干二净,而家里的禾苗让夏日的太阳晒得奄奄一息。

别人只管你的水能不能帮到他,而不会管你家里的禾苗会不会被晒死,今年能不能有收成。

在我年幼的时候,我就看惯了大人们:你害我我害你、大家相互伤害、谁都无法逃离底层的场景。

还记得那一个村民哄抢虾子的热搜吗?

大学生毕业之后回农村老家养殖基围虾,但两年内他的虾塘遭村民哄抢十余次,损失数万元。

这些村民,和受害人一样都生活在农村,都在苦苦地求生存,可是,他们一旦看到别人发家致富的时候,就忍不住过来捞一把,把别人拽下来。

底层之间的互害,往往更加直白、赤裸、不加掩饰。

《被解救的姜戈》是一部讲黑人奴隶被迫害的电影,而里面迫害黑人最严重,用鞭子抽打黑人最凶狠的,不是庄园主,而是那个黑人老管家。

他和奴隶们一样都是黑人,但残害自己同胞最凶狠的,就是他。

其实这些都是赤裸裸的人性,人性有太多幽深、黑暗的地方,有的人越是穷苦,越是被虐,越是身处底层,他们就越是要伤害和自己一样的同类人。

上层社会人捧人,中层社会人比人,下层社会人踩人,这是当今社会的生动写照。

知乎上有个问题:为什么富人会越富,穷人还是穷人?

一个高赞答案仅仅用8个字进行总结:强者互持,弱者互撕。

层次越高的人,越是彼此欣赏,互相成就;而层次越低的人,越是互相踩踏,互相伤害。

鲁迅先生在《华盖集》中有一段非常精彩的描述:

中国社会底层的人,也会经常互相伤害着。他们是羊,同时也是凶兽,但是遇到比他们更凶的兽时便现羊样,遇到比他们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。

底层相互迫害,不可能有赢家,最后是结局就是大家跟着一起沦陷,只有学会去互相成就,互相帮助,才能走出这样的怪圈。

那个小故事你一定知道:

一个小镇中,一个人开了一个加油站,生意特别好;

于是很多人都眼红,又有一个人开了一个加油站,第三个、第四个人相继又开了加油站……

结果恶性竞争,滥价,你举报我,我举报你,互相踩踏,大家都没得玩了。

而在另一个小镇,一个人开了一个加油站,生意特别好;

第二个人来了,开了一个餐厅,第三个人开了一个超市……

大家互相照顾生意,互相捧场,于是这片很快就变得繁华,大家生意越来越好。

这是一个很短小的故事,背后的道理用心去感受一下,却觉得很深刻。

互踩、互相伤害,那么大家就一起毁灭,只有彼此成就、彼此帮助,大家才会越来越好。

这是一个很朴实的道理,但很多人却永远看不明白。

人生海海,有潮起就有潮落,有高峰就有低谷。

如何面对不同的人群?

我觉得最好的状态就是:在人之上,把别人当人;在人之下,把自己当人。

也就是说,在地位高于别人的时候,不去欺凌弱者;在地位低于别人的时候,不过分自卑,更不因嫉妒去加害别人。

吴小闲讲过一个他老总的故事。

老总是清华双博士英亚官方网站学位,创办了一家环保企业,身家数亿。

一次,他跟着老总去谈业务,午餐时,他们点了一桌菜,中途,服务生端上一道特色菜,老总礼貌地说:“谢谢,我们不需要菜了。”

服务生解释:“这道菜是免费赠送的。”

老总依然笑着回答:“免费的也不要了,吃不了,很浪费。”

吃完饭后,看到还有一些饭菜没吃完,老总将吃剩的菜打了包,回公司的路上,他将车开得很慢,好像在打量什么。

开到一个天桥附近时,老总把车停了下来,拿起打包的食物,走到一个乞丐面前,双手递了过去。

还有一次,在公司楼下,一位清洁阿姨正在整理空纸箱,想拿去卖废品,不料天下起了雨,阿姨只好冒雨把纸箱踩成纸片。

这时,老总刚好开车来到楼下,他看见后,立马跳下车,帮着清洁阿姨一起踩起纸片来。

吴小闲说:“我们公司的人,都很钦佩老总,因为他懂得尊重每一个人。”

一个人的修养,往往是在他对待比自己地位低的人时体现出来的。

内心浩瀚、虚怀若谷的人,不会从弱者身上找存在感,因为他们不需要靠欺凌他人,来彰显自己的牛逼。

同样地,自己身处底层,但不加害别人,仍然保持高洁的品格,这样的人,也值得钦佩。

之前在网上看到一张照片:

年初的一个夜晚,一对卖爆米花的老夫妇收摊后,没有立即回家,而是蹲在地上,小心翼翼、认认真真地捡起地上洒落的爆米花,丢进垃圾桶,不给环卫工人添麻烦。

当时周围没有城管,没有顾客,一切都是两个老人自发的行为。

他们佝偻的身影英亚官网在昏黄的灯光下并不高大,可这个画面,却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子里。

这对卖爆米花的夫妇,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底层,是小商贩,就放低对自己的要求。

还有这个民工兄弟,他去银行取钱,但是到门口的时候,他突然停下了脚步,将自己脚上的鞋脱了下来,跪进去,在ATM机前进行操作。

他说他的鞋太脏了,怕弄脏银行的地板,给清洁工带来麻烦。

这一幕,让人又温暖又心酸。

一个人内心有多谦卑、多善良,才可以做到这样尊重他人?

在人之上,把别人当人;在人之下,把自己当人。这样,人与人之间才不再是仇家,而是相互尊重,相互欣赏。

我们常说,人生实苦,唯有自渡,但其实,人生越苦,越需要我们互相帮扶着才能渡过。

还记得那个经典的小故事吗?

有个年轻人问上帝:“天堂和地狱到底有什么不同?”

上帝不答,带他到两处都参观了一番。

年轻人惊讶地发现,地狱里,一群人围着一大锅肉汤,却饥肠辘辘,瘦骨嶙峋。

因为,虽然每个人都有一只可以够到肉汤的长勺,但手柄太长,他们没法把食物吃到嘴里。

而在天堂,同样的长勺和肉汤,人们却红光满面,其乐融融。因为此处,每个人都互相给对方喂食。

互踩互害的世界,与地狱无异;而互帮互助,则随处都是天堂。

因为自己淋过雨,所以愿意去为别人撑一把伞,因为自己受过伤,所以愿意去守护别人的脆弱。

用柔情去化解苦痛,用温暖的传递,代替仇恨的传承。

如此,才能形成正向循环,底层的宿命轮回,才能得到破解。

看更多走心好文章

请长按下方图片

识别二维码 关注桌子

推荐阅读(点击蓝色小字即可):

《腾讯微博关停,亿万网友“落泪”:原来,2010年是十年前。》

《马伊琍拒绝借钱给闺蜜:为什么有的“穷人”不能帮?》

本文编辑:田七喜,排版:造梦。音乐:暗色。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问题请联系后台。

愿世界上所有相同磁场的人都可在这里相逢。我是桌子,谢谢你的阅读。